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文创大赛启动首次面向全球征集文创作品

發稿時間:2020-09-27 04:05:33

免费接单黑客QQ【直接添加Q;28553141】██▓信誉100%专业100%.我、上、个、月、就、是、找、他、们、帮、我、的。技、术、好、放、心、已、经、帮、我、解、决。.12月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55%扩张步伐有所加快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037/1647.jpg_wh300.jpg?67016

广西第二例对称连体婴儿成功分离现已康复出院

  淄博市重大項目爛尾背后:拖欠農民工工資,資金鏈斷裂待盤活

  連續兩年被淄博市納入市重大項目名單的一項目“套牢”了不少人。

  今年49歲的張先國是山東淄博的一名勞務帶頭人,經常帶領著不少農民工與工地施工方簽訂合同后入場施工。這一次,他所帶領的農民工們在2017年5月1日到淄博廣青機器人項目開始施工,后來項目因為資金等問題停工,農民工群體的不少工資至今未能結清。

淄博廣青機器人項目門口。 本文圖片均來自澎湃新聞記者 張家然 圖

  而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是廣青機器人項目的施工方。該公司廣青機器人項目負責人張經遠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他們公司被項目投資建設方——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拖欠了不少工程款,公司運營受到不小的影響,因此拖欠了張先國帶領的部分農民工工資。

  廣青機器人項目在2017年、2018年連續兩年被淄博市政府納入當年的市重大項目名單,但是項目建設是采取的“先上車、后買票”的辦法,即先行啟動項目建設,然后陸續進行土地拍賣、辦理各種手續。

  不過,事情并沒有預想的那么順利。張經遠告訴澎湃新聞,項目建設過程中,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不僅沒有拍到這塊土地,也沒有拿到項目的相關手續,最終該項目于2018年6月16日停工后就沒再復工,爛尾至今。

  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負責人楊光營也向澎湃新聞承認,項目已經停滯爛尾。他說,“我墊付了部分農民工工資和材料款,導致沒有能力進行拿地、辦理手續,最終導致了項目的爛尾。我希望引入新的投資商繼續盤活項目。”

  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一相關人員向澎湃新聞透露,管委會曾和楊光營約定了一個項目手續辦理的最后期限,但是受疫情影響,管委會又把期限放寬了一段時間,但是楊光營依舊沒能實現承諾。現在,淄博市連同張店區都非常重視這個項目,不會允許它一直爛尾下去,計劃近期把這個問題解決好。

  未批先建

  廣青機器人項目位于淄博市張店區淄博科技工業園轄區內,具體位置為三贏路與雙島路交叉口的東北角,其斜對面即是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的駐地。

  近日,澎湃新聞在該項目工地走訪發現,項目院內已是雜草叢生,已經封頂的六層科研樓矗立在項目最北側,南側不遠處是該項目三層的鋼結構車間和已經封頂的六層展銷中心,本是涂了紅色的車間鋼結構框架,歷經風吹日曬之后,顏色黯淡了許多。

淄博廣青機器人項目科研樓

淄博廣青機器人項目鋼結構車間

淄博廣青機器人項目展銷中心

  項目啟動之初,誰都沒有料到會有如今的破敗,反之當時規劃的是一個科技分量十足的大項目。

  楊光營向澎湃新聞提供的一份供地協議書顯示,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與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于2016年6月16日簽署該協議,管委會同意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在淄博科技工業園內建設年組裝5000臺工業自動化機器人項目,項目總投資11508萬元。

  雙方約定,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向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提供建設用地2.2903公頃,土地價格按招拍掛評估價格,土地使用年限為50年,供地形式為招拍掛;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投資強度須300萬元/畝以上,管委會將協助其到張店區有關部門辦理供地等各種相關手續。

  2017年1月16日,淄博市政府通過官方渠道發布通知稱,經市政府研究,確定2017年市重大項目330個,總投資2968億元,年度計劃投資1026億元,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工業自動化機器人項目在列。

淄博市政府公布的2017年市重大項目名單,廣青機器人項目在列

  該通知同時明確,“(各部門)要創新工作方式,實行‘容缺受理、后置補齊’‘施工許可先審批后繳費’等工作模式,加快項目手續辦理。”

  楊光營證實,最終,管委會同意該項目采用先開工建設、后補手續的建設模式。管委會上述相關人員也證實,這種未批先建的方式在當時是合規的。

  2017年4月27日,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與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簽署項目建設協議書,廣青機器人項目工程的施工交由了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負責,計劃于2017年5月1日開工,2018年4月30日竣工。

  雙方在協議書中約定,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如果在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進場后兩個月內未辦理完施工許可證,造成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因施工手續造成的停工、窩工、機械停滯等,均由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負責賠償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2017年5月4日,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第八項目部與張先國簽署勞務合同書。同日,農民工開始進場施工。

  忐忑施工

  因為屬于未批先建,項目建設過程并不順利。

  2017年8月23日,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向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遞交停工報告稱,由于資金準備不充分,資金鏈暫時斷裂,工程施工中材料供應不上,項目部現擬定于2017年8月25日在建工程全面停工,預計2017年11月12日恢復施工,請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同意該項目停工。

  2017年8月26日,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回復稱,“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工業自動化機器人組裝生產裝配展銷中心項目,由于我公司相關的開工手續未能辦完,本工程施工許可證還未下發,當前主管部門執法檢查力度加大,為了規避政府各部門的各類檢查,防止造成停工,故我公司同意貴公司上報的‘停工報告’。”

  自相矛盾的是,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在回復中同意了停工報告,但是卻明確要求“施工現場不得停工,并應按照施工進度計劃正常施工”。

  張經遠解釋說,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的回復只是走個形式,在楊光營的要求下,項目施工并沒有停止,而是繼續維持建設,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墊付了部分材料費用。

  “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名義上同意停工,實際又讓繼續施工的做法,應該是違規的。”管委會上述相關人員稱。

  2017年9月6日,由淄博科技工業園、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單位參加的一次會議的會議紀要也顯示,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參會人員提出“因手續補全文明工地無法報驗,需領導做出明確回復”,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的參會人員回復稱“文明工地報驗按規定應在二層完成后報驗,因施工手續正在辦理中,該項目又為區重點項目,與住建局溝通后承諾只要在封頂之前把手續問題辦理完善,文明工地可以隨時驗收。”

  張經遠稱,“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始終覺得,沒有施工手續就像缺少了項目建設的‘定心丸’。”

  2017年9月18日,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又給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致函稱,“整個項目的土地證仍然沒有辦理,施工許可證遙遙無期,建設單位(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一直溝通中就是缺資金,故我方認為本項目在我方施工主體完成后資金得不到保障,我方要求停工,所有造成的停工損失均由建設單位承擔。”

  之后,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出面協調讓項目建設繼續進行。

  2017年9月22日,各相關方在管委會會議室達成一致意見,即“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要求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在元旦前完善各項施工手續,在此期間因主管部門造成的工程停工,由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承擔主管部門的所有罰款和費用。”

  資金遇困

  后來,資金問題越來越成為淄博廣青機器人項目建設的“絆腳石”。

  2018年1月15日,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向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遞交停工報告稱,“我公司承建的工業自動化機器人組裝項目生產裝配展銷中心工程,于2017年12月1日主體完成,由于天氣持續低溫不能進行裝飾裝修工作,項目部擬定于2018年1月15日在建工程全面停工,預計2018年3月3日恢復施工。”

  工程停工后,農民工原準備拿著工資回家過年,但是工資的發放出現了問題。

  2018年2月1日是臘月二十六,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召集各方開會明確,“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基建項目工地廣大農民工需要發放工資回家過年,經管委會領導出面協調,由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向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撥付工程款,撥至已完工項目的主體審計款的45%(扣除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墊付鋼材款及借款),剩余15%于2018年6月1日前一次性付清。”

  緊接著,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直接介入了農民工工資的發放工作。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證實,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計劃于2018年2月12日支付農民工工資350萬元,農民工工資及欠款事宜的發放由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負責,該筆農民工工資由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直接付給管委會。

  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內設的創業園管理辦公室提供的證明顯示,因農民工多次上訪,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分別于2018年2月12日-2月14日、2018年7月24日-11月5日、2019年1月31日-2月2日給管委會分別打款329.99925萬元、40萬元、100萬元,三次打款合計為609.43345萬元。

  “我一共準備了兩千萬元的啟動資金,墊付了600多萬元農民工工資后,還支付了600萬元的鋼材費用,還有土地占用費、青苗補償、勘測費、設計費將近600萬元,這樣我就沒有余力拿地。”楊光營坦言,因為參與土地招拍掛經驗不足,導致土地招拍掛不斷延期,直至2018年8月前后因資金不足導致土地流拍。

  “歸根到底,還是楊光營的資金實力不足。”管委會上述相關人員這樣認為。

  即便是沒有施工手續、資金遇到困難,淄博市政府2018年1月公布的市重大項目名單中又收錄了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工業自動化機器人項目。

淄博市政府公布的2018年市重大項目名單,廣青機器人項目在列

  爛尾至今

  雖然第二年繼續被納入淄博市重大項目名單,但是該項目的資金問題仍舊沒有得到解決。

  張先國透露,2018年3月6日,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告知他,因淄博廣青機器人項目的土地手續及施工許可未辦理,停止工程項目的一切施工。之后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又安排張經遠協商施工至2018年6月16日。

  “到2018年6月16日,合同約定的項目主體框架施工已經完成,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應該按合同支付給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工程造價的60%,但其并未結清。”張經遠稱。

  張先國和張經遠均證實,目前,仍有部分農民工工資尚未發放完成,其原因是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未能從淄博廣青機器人設備有限公司拿到工程款。

  而楊光營則認為,正是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讓其墊付農民工工資、山東華業國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讓其墊付材料款,才導致項目的爛尾。

  拖欠農民工工資、項目爛尾已是既成事實,解決這些問題是當務之急。

淄博廣青機器人項目現場的維護農民工權益公示牌

  “我已經找到了北京的投資方,正在洽談重新啟動項目建設。”楊光營稱。

  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上述相關人員表示,當地政府也在積極介入這個事情,想把這個項目搞活,前提是楊光營必須把手續補全。盡管管委會曾和楊光營約定了一個項目手續辦理的最后期限,后來受疫情影響,管委會又把期限放寬了一段時間,但是楊光營依舊沒能實現承諾。

  “爛尾的狀態肯定不會持續很長時間了,管委會基本上每天都在調度處理這個事兒,楊光營能籌到錢、辦全手續當然好,如果他辦不到,管委會也有相關的規定來處理。”淄博科技工業園管委會上述相關人員透露。

【編輯:于曉】
來源:南方日報網絡版  責編:熱播